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及 人(qiming)

且把博客当剪报,何时想看看需要。自享分享快乐事,信息时代实在好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经如牛,耕耘教育,尽心尽力。如今重保健,强身体,常上网,广交友,及时乐,度晚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说南话北——语言篇  

2012-07-22 01:37:45|  分类: 其它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陶陶 《说南话北——语言篇》
         出门在外,还有一个最大的感受,就是语言不通。

 南北的人长相不同,饮食不同,语言也不同。

 由于历史的原因,中央政权,从来在北方,官话基本上是北方话,所以北方趋同,南方多样;北方融合,南方积淀。北方人称南方人为南蛮子,南方人称北方人为北佬。

 北方话差别不大,说的大多是“官话”,以此推理,官话地区话音自然趋同的多些,就拿杭州来说吧,虽处南方,但杭州曾是五代吴越国和南宋建都之地,为全国七大古都之一,所以杭州人说话,大多能听懂,至少能明白个所以然来。而再行个几百里到了温州情形就大不相同了。而像粤语、闽南语等就听起来费劲,南方百里不同音的现象很常见。

 温州动车组事件,让很多人感慨温州人的热情、温州人的奉献之余,感慨的就是难懂的温州话了。

 让温州人引以为傲的不仅仅是众多的中国标志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据说当年抗日为躲避日军的侦察,联络的语言用的就是温州话。部队相互之间联系由于保密需要,派两个温州人,进行电话或者步话机联系,而日本人的情报部门,总是翻译不出这发音极其复杂的温州话,当时的温州人就像美国大片中的风语者一样,为抗战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。还有一个版本,说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,由于越南人能够听得懂我们的交流,给我军制造了很大麻烦,后来改用温州话,越南人就只能望洋兴叹,无可奈何了。

 温州话和温州人一样创造了让我们要奇思妙想才能想到的传奇。

 方言,包括少数民族语言在现代通讯中断的情况下,使用早期通讯,可能会扭转战局。可见语言的功能,早已渗透到其他领域了。

 不同的语言习惯,造就了多样的文化。

 同样是看,北方人就是说看,大不了学文人饶舌来个眺,瞅,瞧也就罢了,除了行文的变化外,不影响你的理解,同是看,温州人把看说眙(此处读chi),且多叠用,眙眙,现代汉语词典释眙为瞪眼看,也可能温州人看什么都是瞪大眼睛看吧。所以如此聪颖了,呵呵!

江苏还有个地名叫盱眙,盱:指张目,睁开眼睛,放眼观看的意思。 眙(此处读yi):指直视,远望。盱眙,指张开眼睛向远望去,两字合并在地名中寓意登高望远,放眼世界的意思。多么深刻的含义!

 广州人看说睇,那个睇(读tai),在诗词中还常能看到:王禹偁 《点绛唇》  

 雨恨云愁,江南依旧称佳丽。水村渔市,一缕孤烟细。   

 天际征鸿,遥认行如缀。平生事,此时凝睇,谁会凭栏意。

用鸟鸣一样中听的粤语吟诵此词,定会让人涕泗横流的。

 最有意思的是,广东人习惯口头用语称自己的父亲为“老豆”,甚至当面也这样称呼,如向客人介绍自己的父亲,习惯说“这是我老豆”。 要知道“老豆”可不是“老头”,“老豆”应是“老窦”。这是引用了五代人窦禹钧教子有方,后来五子登科的故事,以表示对父亲极端尊崇。翻阅旧《三字经》,里面有这么一段“窦燕山,有义方,教五子,名俱扬”。据说,窦燕山,姓窦名禹钧,燕山是他的出生地,官居右谏大夫。窦禹钧操守清廉,当仁不让。建义塾,请名儒以教贫士,尤其教子有方,五子(长仪、次俨、三侃、四诵、五僖)经他细心教养,皆出仕成名,号为窦氏“五龙”。明清以后,《三字经》这本儿童启蒙必读的教材问世,自此,书中的典故脍炙人口,广泛流传。 于是窦燕山成为世人景仰的“样板”父亲,人们往往把教子有方的“父亲”喻为“老窦”。连称呼都有这么深的文化底蕴,令人感叹!

 南方话体现了浓浓的古意和一种书卷气。

 在修饰语方面,南北也大相径庭,温州人说“不”为“弗”。而广东人说冇(mao)。温州人称非常好的东西为好西好,多了就是多西多,北方多用一个字来修饰。多年前我们曾在形容一件物品丰富的时候,说多多,这让我的一个同学很是费解,当然这对一个学习语言的人来说,很好解释,前一个多是副词,起修饰限制的作用,后一个多是形容词,说明数量,可见有些词语一经流通,成了约定俗成,便不能用死板的语法来分析其流动性了。

 粤语一共分为九声,音韵宽阔,表达的意思也更加活跃。潮州话被称为语言活化石。八十年代,广州开放,经济迅猛发展,一时粤语成了时尚的标志,操着走调的鸟语,唱着半生不熟的粤曲,是众多人的实景。南腔北伐,倾耳神州,鸟语花香,“哇”声一片。

 言语异声,文字异形。粤语从字面上很多都无从理解,乜嘢,点解,真是费人脑细胞。头想大了也不明白。

 南方话难懂,可是音好听。“醉里吴音相媚好,”霞蔚云蒸,声调婉转若黄莺出谷,娇音嘤嘤,如鸣佩环,仿佛花香、茶韵氤氲,声不醉人人自醉!

     南音最宜听柳郎中词,十七八女孩儿,执红牙笏板,唱‘杨柳岸,晓风残月’,闭上眼睛,恍惚中一婉约女子,轻启朱唇,含娇细语,百媚千啭,香酥侬软。沉醉中,心儿也变得柔柔,情儿也已然暖暖!
     荏苒间,顾盼中眉眼多了些灵动,言语中音色添几许婉转。
 

 听多了南腔,换点慷慨的。

 北方的话语中也有一些别于他处的习惯。

 西北部分地方称父亲为“大”,“大”音[dá] 如:干大,《白鹿原》有载。(读二声),千万不要压实了念,而是扬上去念音。叫小为嘎,小张小王为嘎张嘎王,同样是小,用到小孩子则说碎,碎子子,意为小孩子。西北人把转,即转街称为浪,很让人挠头的说法。

 有几字读音却是南北无别,下读(ha),西北方言中和广东的读音相同,街读(gai),不过是一个绵绵,一个铿锵。

 因地域宽广,土地广袤,北方人说话,高喉咙大嗓门,适合关西大汉,执铁板演唱东坡‘大江东去’,铮铮,声遏行云,连绵数里,苍凉悲远,绕梁余音,三日不绝,声洪亮如瓦釜雷鸣,胆气为之壮也。不觉中,英气绽放眉间,豪气充溢胸中。纠纠!

 秦腔更是被称为“陕西的摇滚”,扯开嗓子大吼,白草黄云,当地人称之为“挣破头”,秦腔有三要:唱秦腔,一要舞台结实,以免震垮了;二要演员身体好,以免累病了;三要观众胆子大,以免吓坏了。真个排山倒海,气吞山河。

 赵本山,潘长江之流的小品连年春晚,北调南下,苞米茬子飘香。犄角旮旯,“忽悠”一片,全国通用。 一腔一调,皆为风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